亚游ag登录
我人生中的第一张照片
发布日期:2020-10-14 浏览量:97

图:来自网络

社会的成长和科技的进步日新月异。再说了,不说了就说拍照。现在,即使是我这位在这一年里度过了60多年的老人,也不仅可以用手机拍照,还可以在激动的时候自拍。太神奇了!但是小时候拍照很难。

50年代末,老老在朝鲜参军。那时候朝鲜战争还没打完,队伍整天攀冰卧雪,日子过得很辛苦。在部队待了两年,想家了,发了一封信,要我和妈妈的照片。我妈自从听说我哥去韩国前线就哭瞎了。当她听说要我的照片时,她说:“不管我有多难,我都要去做!”

当时农垦农村之后,乡政府所在的街道上没有照片,只有县城的照相馆。从我家到县城,四十多里外,不但没有公交车,也没有像样的路。男女不小心去城里伺候,靠着两个大脚板,两头不见太阳,一天只有一趟往返。但是我妈是小脚,从来没走远过。那时候我才三四岁。只是莫名其妙的想起来,有时候还得被大人抱着。怎么去县城?

说来也巧,我们村的梁青大爷在旗山车行开着马车,经常出门,有时也去县城。我爸联系了他,方便的时候给我爸妈一脚。想都没想,真的成了。

“太阳在燃烧!”我正在甜甜的睡觉,突然被妈妈吵醒,哭着闹着。妈妈哄着说:“我们坐马车吧,去城里拍照。”我立刻不哭了,扯了一把眼泪,爬上了大马车。马车上套着三匹大马,马车由胶轮牵引。那匹马,又肥又高,叫得更凶,从来没见过。大叔的马鞭响了,马儿狂奔。我兴奋地笑了.

我去县城,叔叔去办公务,妈妈去照相馆。农村孩子,刚到城市的时候,看到人来人往就有点害怕;而且进了照相馆,灯光刺眼,器材是人,吓得我哭着跑了出去。晕倒后,我妈哄着劝着,摄影师拿着玩具拍照,边说边吓。

至于照片,我不问。我只是想让大马车快点来拉我回家。你可以等左右,但是梁叔叔的马车就是不来。看到太阳和树梢一样高,我妈着急了,说不能再等了,就用同样的方法带我回家。

那时候我妈年纪不是很大,四十岁左右,但是脚很小。她走不远,但作为“小家伙”的我,她更穷。夕阳斜斜,寒意渐浓,蜿蜒的乡间建筑和狭窄的小径上挤满了寥寥无几的人,只剩下我母子虚弱的身影。

累了,饿了,困了,我最大的本事就是哭,可是我那虚弱无助的妈妈却束手无策,不是抱着我,就是抱着我,说着说着,尖叫着,最后,她十几里外就到了罗。很多好心人看到我母子没有亲人,劝我们不要再往前走了。我和我妈要花五毛钱才能住客栈。

我从睡梦中醒来,睁开眼,父亲把我抱在怀里。原来,梁青叔叔开车去河东拉货。没想到排队时间太长,回到县城就找不到我爸妈了。我只好回祁山,赶紧告诉我爸。父亲马上找了一辆平板车,赶在去县城的路上去接我爸妈。我隐约记得我到家时鸡叫了。此时,为了拍照,全家人花了一天一夜!

十天后,邮递员把照片送到了我家。照片两寸,黑白,四寸,剪花边。母亲头上挽着一个发髻,肩上披着一条蓝白格子的毛巾,裤子上系着一条腰带,干净整洁,端庄大方,和蔼可亲。

我穿着小棉袍,戴着小瓜子帽,撅着小嘴,怯生生地在妈妈怀里,说挺好看的

就在全家人和邻居争先恐后看照片的时候,我妈去找邻居王老师,给我哥写了一封信,第二天一早就送走了。

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,没有哥哥的消息。全家谁着急!又等了十天,我给你写信。哥哥说队伍从朝鲜回来了,到了兰州周边。哥哥还抱怨说,不发照片也就算了,至少要一封信,现在他得了伤寒,住在兰州的一家军队医院,非常想家。

急了,全家人分析,可能是球队回国换防,没有稳固的地方,信件和照片都丢了。但是,伤寒是那一年的大病,我妈哭得像个泪人。爸爸咬着牙说:“我去队里看!”

爸爸走之前,妈妈把餐盘费和我的照片缝在爸爸的棉袄上,烙了一卷煎饼,从安徽黄口上了火车。爸爸从未出过城。他一点也不懂大话。路上能做事的人不计其数。到了兰州,父亲像个乞丐,他的话我听不懂。他不想坐在车里。他问了半天,走了半天,终于找到一家医院给我哥治疗。被问及时,护士说:“你儿子很好。今天早上他出院了,回到了队里。”爸爸突然疯了,跑了三天,没日没夜。这条线突然断了:“我的儿子在哪里?”

也许上天眷顾穷人。无奈的爸爸坐在医院旁边昏暗的灯光下,品尝着硬硬的小面包,心乱如麻。突然瞥见几个青年武士由远及近有说有笑,爸爸一眼就看到了儿子。爸爸喊了哥哥的外号,跳了起来。父子相拥而泣!原来我哥的队伍离兰州100多公里。今天来接我哥出院的车,还有别的事。我没有完成,所以直到现在才回去。不然事情就穷了!

说话间,爸爸解开棉袄,拆线,拿出有体温的照片。哥拿在手里岌岌可危,眼泪就下来了。他看了一遍又一遍,自言自语道:“我妈瘦了,但不老。”还说弟弟长高了,还是那么丑那么可爱!说着,把照片放进棉袄的贴身口袋里。

岁月流逝,亲情长存!转眼间,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它悄然而至。去年,我因病离开了我们。我记得哥哥快死的时候,他让儿子把照片从相框里拿出来,拉着我的手,渐渐的只说了一句话:“哥哥,这张照片我拍了六十年了,你要留着……”

抱着奄奄一息的哥哥,我放声大哭。从小到大,兄弟们被生活分开了,但我的家庭依然如此。有时候,有两本书和兄弟情;有时候同桌喝酒,说心里话,聊生活;世间酸甜苦辣,共患难;岁月是宁静祥和的!我没有推测风雨活了60年。突然,一个奶同胞被阴阳隔开了。太让人心碎了!

从此,我把哥哥临终时交给我的人生第一张照片——,放在了相册的扉页上。我经常阅读和思考:我经常阅读我天真无邪的童年容颜和母亲的善良;我常常想起哥哥的声音和笑容,想起全家平凡的琐事,想起幸福安康.

ICP 41234566876号 亚游ag登录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Copying without permission is forbidden 浙公网安备 33010402003944号
版权所有 亚游ag登录 All rights reserved. Copying without permission is forbidden